第十八章 心中无一物

612

就在Mary侧身走过二姐身旁时,她朝二姐短暂对视一笑。二姐却给了她个眼神。Mary瞬间收住笑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厨房。我从监控中看到她低头迈着小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都跟你说了什么?”二姐首先发问。

“随便聊聊。”我清了清嗓子,“她说她是这里的老员工。我有事不明白,可以问她。”

“没事别和这帮女人瞎聊。这种女人坏得很。你小心别被算计了。”二姐表情严肃地说,“你没有在这个圈子里待过。这些女人一肚坏水,专门算计男人的。像你这种没经验的小白,很容易被这些人下套。”

“好的。我知道了。”我想二姐可能是找个理由让我跟上班的女生们保持距离。

“最好不要跟她们瞎聊,免得你吃亏。没有后悔药给你。”二姐补充道。

“二姐,我知道了。跟她们只说工作的事,我不会跟她们说其他无关的。”我想明确给二姐表明态度,赶快结束这个话题。

“你们刚才聊什么?”二姐继续追问。

“真的没聊什么。她问我工资多少……”我正要问问以前老刘的工资,被二姐打断。

“别理她。她就是个事非精。”没有等我说完,二姐抢断我的话。她扫视厨房,说,“今天你就把店里打扫打扫吧。”

“好的,好的。我正要列个计划……”我掏出手机,准备在记事本里列出任务表单,又被二姐打断。

“打扫还要什么计划?”二姐又抢断我的话,“你最好快点。下午有很多客人来。你先把女生的房间打扫打扫吧。”

“行,没问题。我需要些工具……”当话已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正如我所料,二姐再次抢断我的话。

“工具在办公室,需要什么找我要。我还有事。你赶紧吧。”说完,她转身走了。

在监控里,二姐急匆匆地走向办公室身影,从几个监控小窗画面中一闪而过。

我盯着监控显示器,傻傻地盯了半天。回想二姐和Mary两人一进一出的情景,还有二姐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我似乎猜到背后有些事情,她们是不想让我知道的。

何必较真呢!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一个月以后,就能回阿德,抱起娘娘,把她放倒在大床上。

从哪里开始呢?这么大的妓院!十多个房间,七八个卫浴,还有被油烟包了浆的厨房……

我在脑子里勾画出简单的妓院布局图。我先把妓院分成不同的区域:大厅、前台、公用卫生间、一大一小的会客厅、办公室、办公室隔壁的晾衣房、女生的工房、前门外的台阶、走廊、厨房、洗衣房和后门区域;再把每个区域的清洁工作细致划分:选好垃圾收集点,设立工具站,处理木质家俱和玻璃镜面所需工具的药水分开单独存放,把妓院横向从中间分成前后两个区域,每个区域设定中心电源和取水点,保证电源延长线能够到达所有清洁工作覆盖的区域,厨房和每个房间的卫浴花费的时间较多,其他的室内外空间只做简单的除尘。

面对赔本的生意,不必认真呢。人家还死催着要今天做完,我就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做表面的工作。

我把清洁的任务保存在手机记事本里,学着二姐的样子,急匆匆地穿过走廊奔向办公室。看我着急忙慌地走了进来,二姐一愣,又低下头专注在自己的手机上。我只是向她点头打了声招呼,径直转向工具架,收罗各种工具。

“二姐,我能打断一下吗?”我探出头,询问靠在电竞椅上发愣的二姐。

“怎么了?你说。”二姐马上关注在她的手机上,头也不抬地说。

“我们的清洁工具都在这里吗?”我接着问她

“都在那里。你还需要什么?”二姐仍旧埋头看手机,表情不悦地回应我。

“我们有清洁剂吗?我还需要电源延长线、手套,还有口罩。”我想赶快收罗所有工具,但是从工具架上看不到我想找的东西。

二姐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匆匆走到工具架旁边,从最底的一层抽出了一只水桶,她说:“清洁工具都在这里,吸尘器在你后面。你还需要什么?”

“电源延长线、手套、口罩,还有……”我还没有说话,又被二姐打断。

“你要口罩干什么?”二姐不耐烦地问。

“清洁卫浴呀。里面都长霉菌啦。飞溅的水滴带着霉菌进入肺部可能会致命。”我只能给她解释清洁工作的安全很重要。

“你个大男人真矫情。”二姐瞟我一个白眼。

“还有这个。”我并不在意她的态度,可能她不善于家务。我从水桶里拎出一个喷水壶,“我需要清洁药水,这里面装的水不能杀菌。”看她不说话,奇怪的表情瞪着我,我接着说:“超市里有卖能杀菌的清洁药水,不贵,只有两块多一瓶。”

“好吧。你还要买什么?”提到要买东西,二姐神情紧张地问。

“手套大概五刀两双,口罩好像是十刀二十个。都不贵。”我只能继续给她解释。

“贵不贵不要紧,你看着买吧。”二姐摆摆手,示意我立即去办。

“对了。我还需要吉弗。”我觉得我应该告知她所有需要购买的工具。

“吉弗?是什么?”二姐瞪大眼睛问。

“一种清洁药水,很强劲,我用来清洁卫浴玻璃的。”我解释道。

“行吧。你去超市里买吧。我给你车钥匙。你开我车去。”说着,二姐又回到办公室。

“我查查最近的超市在哪里?”我跟在她后面,也来到办公室。

二姐一屁股落坐在她的电竞椅上,说:“飞机场那里最近。那里有一个Shopping Centre(购物中心)。”

“我找到了。我现在就去,很快就回来。”其实在刚刚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在手机地图上搜索最近的购物中心。

“你快去吧。最好快点打扫完。下午有客人要来。”二姐挥挥手,示意我赶紧走。

看我还有呆呆地站在原地,她疑惑地问:“还有什么事?怎么还不走?”

我摊开手,说:“车钥匙!”

二姐瞟我一眼,用脚蹬地转过电竞椅,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车钥匙递到我手上,“你等等。”她又从一个的购物袋里取出很旧的女士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丢在办公桌上,说:“这是店里的信用卡,你拿去买东西。不要买多了,捡需要的买,不要买贵的。另外,那里有COSTCO,我再给你一张会员卡,你帮我给车里加点油。记得要加98号汽油。我车就停在后院。”

“我有COSTCO的会员卡。”我接过车钥匙,看了看电子锁的按钮,转身就要走。

“你怎么会有?”二姐追问道。

“阿德莱德也有COSTCO呀。我每次去要买好几百的东西,当然有会员了。”我又回到办公桌前,回答她。

“你省着点花。”二姐大声叮嘱道:“一定记得加98号汽油。”

“好的。我现在就走。”说完,我把桌上的信用卡装进口袋,转身直奔后门而去。

COSTCO是一家会员制的大型超市,里面的货物大都按照批发价出售,当然每个进去的消费者少则花销几百澳币,多则上千澳币,推着满满的巨大购物车扫货。在超市旁边有连锁的加油站。汽油的价格往往比市价要低。所以,有会员的方便之处就是既能收罗满满当当的生活用品,又能顺便加满汽油。但是二姐要求不能买多,少花钱,又要加98号汽油。98号汽油是澳洲最贵的汽油。我不知道她开的是宝马还是陆虎,必须加昂贵的汽油。澳洲普通家庭用车,基本上是用91号汽油,还有更便宜的91号E10汽油。 

来到后院,我按下车钥匙的开门键,一辆普通的霍顿家用小轿车闪起了灯。霍顿是通用汽车在澳洲品牌。霍顿汽车的组装工厂位于阿德莱德伊丽沙白区,其整个产业链,养活了近半个阿德莱德市民。这个品牌曾是澳洲人的骄傲。近些年由于经济不景气,工厂即将关闭。我经常路过霍顿工厂,明显感觉到整个厂区日渐萧条。

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我几乎是挤进了座位。我的下巴快要贴上方向盘。二姐把座位调整很靠前,好让她的小短腿能踩到油门和刹车。我稍稍调整座位和倒车镜到合适的位置,驾车前往飞机场的Shopping Centre。

我以最快的速度采购最便宜的清洁工具,总共不超过50澳币,然后按照二姐的吩咐,给她的爱车加满98号汽油,又急忙赶回妓院。

回到办公室,我把所有的工具分类放好,又把店里的信用卡还给二姐。她抱着手机交叉双腿,斜躺在办公室里单人床上,见我进来,说:“这么快就回来了!卡就放在桌上吧。你多久能做完清洁。”

“店里的面积很大,需要很长时间。下午几点有客人呢?”我强调了缩短时间是最大的困难。

“你问这个干嘛?”二姐反问道。

“我的意思是,我安排先打扫哪个房间。不会耽误下午客人的预约。”我很耐心地回答她。

“你先从Mary的房间开始吧。她下午还没有预约的客人。然后是丹妮的房间。”她举着手机,慢悠悠地说。

“丹妮?……”我正想把女生的名字和房间号匹配上,二姐好似漫不经心地补充道:“就是今晚上要走的那个。她下午不做工。晚上你开车送她去大巴站。”

“好的。我马上就干。”我丢下购买收据和车钥匙,赶紧逃离办公室。

我戴好口罩和手套,一手提着装满工具的水桶,一手提起吸尘器,走到Mary的房间门口。我放下工具敲开Mary的房门。

“哇,你这是干什么呀?!大白天戴口罩,吓死人了。”Mary一脸惊愕地向后退。

“我来打扫你的房间。”说着,我提起工具,用肩顶开门,把吸尘器拉进来,放在地毯上。Mary的房间并不大,一张大床占据了大半房间,除了古董般的家俱陈设,只有一米见宽的空间让人活动。其他布局和我的房间基本一致。三角形的大浴缸、洗手台和厕所的位置和我的房间一模一样。房间里还有采光充足的大窗。但是,正对着中间大床的墙上挂着大镜子,可以想像,这样让人在啪啪啪的时候,能有多刺激。

“你快把门关上。我开暖气了。”Mary向大床里侧挪去,给我腾出空间。

在大床里侧靠墙的狭小空间里,有个电暖被毛巾盖住。“Mary姐,你不能把毛巾盖在电暖上,会着火的。”

“我刚洗澡的毛巾,放在电暖上烤,干得快。”Mary站在电暖旁边,把毛巾翻个面,又盖了上去。

“你上床上坐着躺着都行。我大概需要半小时就好了。”我示意她上床,给我更多的空间。

“那行。我在跟我老公聊天。如果他给我打电话,你不要说话。”她从床上枕头边,摸出手机,举在胸前说。

“放心,我不会支声的。”我回答她,尽量不去看她,但视线又投在她身上。

Mary穿着那件白色半透明的吊带裙,两腿间的三角区若隐若现。她爬上床,遮不住的白皙臀部露出中缝。她扯了下裙摆,像征性地把自己的臀部遮住,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靠在床头,又像征性地把胸前的裙衣提了提。谁让她的胸大呢。裙衣遮不住那波涛汹涌。

我低下头,挪开视线,给吸尘器接上电源,拔掉吸管的毛刷头,把输出功率调到最大,从天花板到墙角,无一遗露地吸掉蛛网和灰尘。

为什么要先吸尘呢?如果一开始不吸尘的话,后面清理浴缸和洗漱台的时候,会有很多毛发和细小杂质去之不尽。先把这些细碎毛发和灰尘处理掉,再用新毛巾和少量的清洗液除掉污洉,省事又省时间。

我把整个房间边边角角毫无遗露地吸尘。结束吸尘的下一步,我跳进大浴缸,在一块用于表面打磨的绿色布上倒些吉弗,再掺少量水,把浴缸周围墙上的瓷砖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每一条缝隙,边边角角的地方仔细打磨。浴室特有的恶臭穿透口罩直入鼻腔。我轻轻咳了几下,继续忍住恶臭,用同样的打磨方法,再把浴缸从里到外,仔细打磨一遍。最后,取下挂起的淋浴喷头,只打开热水,并且开到最大,对着刚刚打磨过的地方冲刷。一瞬间,热气像云雾升腾般,夹杂着刺鼻的药水味道,让我戴着口罩都能感受到化学药水在我鼻腔里乱冲。

“小弟,你用的啥药水,快把人呛死了。”Mary钻进被子里,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眯着两只眼睛,一眨一眨地望向我这边。

“没事,我打开窗,一会儿就好了。”我背对着回应她。

冲刷完毕,我再用干净的新毛巾,把刚刚处理过的地方擦干。等刺激的气味散去,整个浴室焕然一新。光滑的瓷砖恢复了当年的风采,映出我戴着口罩满头大汗的样子。接着,我用清洁药水把厕所的马桶和洗手台冲刷一遍,同样的方法,用新的毛巾擦干。最后,用带有酒精的消毒水把地板部分清理干净。

收工。

看看时间,从进来到结束,我用时不到30分钟。

我把用过的工具收罗到门口,看她把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大声跟她说:“Mary姐,我结束啦。你可以从被子里出来啦。”

Mary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来到浴室,“哇塞!你太牛逼了。收拾这么干净。完全翻新了一遍。”

“小意思啦。这些地方,我都做了消毒处理。你可以放心地使用浴缸了。”我站在她旁边,指着常用的地方给她看。

“我从来不用浴缸。很多人用的东西,我从来不用。”Mary嘟了嘟嘴说。

“好啦。我结束了。现在要去收拾其他房间。您好好休息吧。”说着,我朝门口走去,拉开门,把所有工具都推出房间。

Mary送我的门口,说:“真是麻烦小弟你了。看你满头大汗的。”

我看着她那只正常的眼神说,“我叫Leon。”

“我知道。你快点去吧。别着凉了。”她笑着扶着门边,准备要关门送客。

“好的。好的。您留步。”我退出门外,把吸尘器踢到走廊中央。

Mary很客气地笑笑,关上了门。

我把清洁工具都收集起来,换掉用过的毛巾和抹布,来到Mary的隔壁。我敲开门。里面的美女把一个行李箱推了出来。“你帮我把行李箱推到安妮那里去。”

我把手上的提着的工具放在地板上,两手一摊,说:“我手上的清洁药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