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回忆录

第十四章 笑谈调侃阿德嫖客 妓院应是肮脏?

第十四章 笑谈调侃阿德嫖客 妓院应是肮脏? 像我这样见过世面的人,处世不惊,泰山崩于前无惧色,能让我情不自禁大声惊呼的事情可谓少之又少。 老子有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有哪些姐妹想迅速立刻马上把不老实的“老公”净身出户的,赶紧去查看他所有的手机。同时,也可以做一个反向查询。搜搜看阿德莱德有哪些色情服务的社交账号,再找找你们的老公的大号小号手机有没有保存。

第十三章 低调入行妓院的第一天

我没有回应二姐的话,跟在她后面走出洗衣房。路过厨房的时候,二姐突然把头伸进厨房,扫一眼,马上又急匆匆地朝前门小跑。我也向厨房里探头瞧瞧,原来她刚才是看厨房里的监控显示器。此时,有个穿西装的洋人胖子,一手提了个袋子,一手抱了个盒子,站在前门监控下面。我跟上二姐来到前厅。二姐已经把手按在锁上准备开门。她回头对我说:“你去办公室里等我。”

第十二章 二姐当导游带我逛妓院

女人比二姐稍高一些,一米五有余,口音带有江浙味儿。她一只眼睛看着二姐,另一只外斜视眼珠盯着站在二姐身旁的我。她披散着黑长直,没有拿手机的那只手从脖子后面把披散着的头发搂在一起,转手甩向背后。由于没有头发的遮挡,两侧脸颊有些老年下垂显露出来,急切的神情让脸上的肌肉都以鼻子为中心开始聚集,特像二姐某些时候的表情。她约莫着四五十岁的样子,等待二姐的回复,特意笑了笑,把眼角推出几道道深纹。由于她不对焦的斜视,我不知道她是在对我笑,还是对二姐笑。

第十一章 冬夜猛鬼吹头 清早遇斜白眼

小小空间里的空气,贴着冰冷的窗玻璃,携带冷风穿过百页窗的空隙,鬼里鬼气地冲着我露出的头,悄无声息地带走热量。 我被冻醒了! 伸手摸了摸额头,冰冷冰冷地,我把头埋进被窝,又赶紧把头露出来,大口大口地呼吸外面的冷空气。前面走了的那个接线兄弟,你是多久没有洗过被子。这床被子简直了,是被长年汗液浸润,夹杂着浓浓的霉味,让人恶心地要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