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裸女裹浴巾眼不对焦 “八万”麻将脸“囧”到了家

517

Lisa闪身把门开大了些,光着脚,脚步轻盈踩踏地毯,走到床边,弯腰去拿放在枕边的手机,翻身倒在床上,伸直交叉雪白双腿,修长手指镶着美甲把手机立在隆起的双峰之间。就在那秒瞬间,短裙下风光乍现,显露出粉色内裤裹着的包满处,中间一道蜜桃样的凹凸线。

“你进来吧。”看我还站在门口,Lisa扬起下巴,轻声说道。她左右稍稍转动脖子,让躺着的姿势舒服些。

“哦~”我回应着迈进房间,突如其来的异味让我驻足在房间里,忍不住试探着嗅了嗅。

“怎么了?” Lisa把手机扣在胸前,“房间里有味道吗?我刚喷了香水。”

“没事,没事,我只是觉得味道怪怪的。”

“这种香水就是闻起来怪怪的。好多人都这么说。但我很喜欢。”

“哦?我不太懂香水。你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啊?”

“桌上放着的那个。黑鸦片。”

“黑鸦片?!还有这样的牌子。”顺着她眼神指引的方向,我瞥见化妆桌上有个黑色的扁平香水瓶,里面只剩下半瓶荧光绿的神奇液体。

不过,此时房间里不只是有香水味那么简单,或许是我知道这个房间里每天发生的活动,所以我能嗅出混杂在空气中或可捕捉到的男女汗水浑发的味道。

化妆桌正对着门口,离我并不远。我伸手就可触及到那瓶香水,“我能闻一下这个款香水吗?”说是问询许可,其实我已经把香水拿到了手上,拔掉瓶盖,凑到了鼻子下面。

“好闻吗?”Lisa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她并不担心我会把香水瓶掉在地上。毕竟这个房间的地上铺着羊绒地毯。

“有点儿中药的味道。”我没有把香水喷到手腕,只是嗅了嗅,就盖上瓶盖,把香水瓶放回原位。

“这种香水能刺激男人的性欲。你闻的时候有啥感觉?”她的言语里似乎带有挑逗的意思。

“啥感觉?我只闻到有股中药味。可能是这个房间里的味道很杂。”我用那种直男般认真的态度回应她,“你看,这个垃圾桶应该的倒掉了。”边说边走到她的床边,指着放在床头柜前满满的垃圾桶说道。当我靠近垃圾桶的时候,有股子腥骚之气直冲鼻腔。那是湿巾纸巾套套和精精混杂的气味,瞬间令人作呕。但我必须屏住呼吸,阻止那种腥骚继续闯入我的呼吸系统。我连忙转身,朝着房间里淋浴走过去。我没猜错的话,建在一层台阶上,由两大块玻璃围在墙角的淋浴,卫生条件不容乐观。果然,就当我拉开淋浴玻璃门的刹那间,尿骚味、水垢味、沐浴露的味道在这个一米见方的空间里,相互裹挟着顺着玻璃门打开的方向,夺门而出。我故作镇定地关上淋浴玻璃门,背过身去,把视线转移到洗手台和洗手台正上方的墙面镜子上。“淋浴要着重清理。还有洗手台和镜子也需要清理。我再去看看其他房间,等会儿就过来。”

“好的。”Lisa并不在意我说什么,她仍旧把手机握在自己胸前双峰上,用两只拇指在手机不停地划动,两腿并拢,一起一伏相互摩擦雪白大腿内侧。

我快步走出房间,埋头扎进对面的会客厅。彻底打开胸腔,放纵地深呼吸,看着自己像皮球一样起伏的胸腔,听见自己像风箱似的出气进气的声音,我感觉自己如同逃脱了切尔诺利核污染区,由心佩服那美女如此神通能够忍受这般恶劣的环境。难道她不怕霉菌隔夜杀人吗?

我尽力让自己缓过气,努力平复心情。空气中怎么有股土味?透过百页窗射进会客厅的阳光,在空中几道平行光线,只见空中飘浮的尘土,让人联想起肮脏的鱼缸。我绕过客厅中央的茶几,走到窗边,找到百页窗的线索,缓慢地收起百页窗。此时,会客厅豁然明亮起来。虽然在收起百页窗的时候,抖落了许多灰尘,总体来说,空间的明亮让人暂时忽略了空气中的土味。只是让人揪心场景,是在窗的四角挂着的蛛网,还裹挟着许多干瘪的昆虫尸体,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苍蝇飞蛾等等诸多品种昆虫,被掏空的躯壳。

客厅中央,黄铜色的裸女,跪着用双臂托起满是水渍的圆形玻璃茶几。玻璃表面看起来就像不均匀地蒙上白色半透明的薄膜。裸女跪着的姿势正好把她那对少女坚挺的乳房藏于朦胧玻璃下面。虽然是一件情趣艺术品,但裸女的后背仍然完美体现了少女柔软身体的曲线。我十分欣赏这件艺术品,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这个黄铜裸女不是出现在妓院,而是被陈列地某个艺术馆,那会吸引多少人同她拍照合影。正想着呢,我竟然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那黄铜裸女的肩。当我触碰到她的身体,是触碰她的肩头,冰冷僵硬的触感,与我把娘娘搂入怀中感受到的柔软和体温,产生绝对反差,让我清醒地回到现实。我现在身处妓院。抬头看向天花板的一角,一只黑色的大眼正对着我。那是监控。黑色的大眼里还有微弱的小红亮在闪烁。

我深呼吸调整自己。如果这时候有人正在办公室里看监控,我的一举一动全都暴露在四下无人的客厅中央。我转向客厅里面的空间,只是站在屏风后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扫视了一遍。我的意识已做出判定,屏风后面的区域全部已被灰尘和蛛网覆盖,此地就是人类活动的禁区。

听到有房门打开的声音,走廊里有女人的说笑声,女人说的中文夹杂简单英文,“下次一定come see me。”

“OK。 I will。”男人简单的闷声回应。

女人拖着鞋,“啪~啪~啪~啪~”的脚步声,和男人的大皮鞋踩在地板上沉闷的声音,混合着从走廊移动到大厅。前门打开,中年妇女笑呵呵地又把门关上。接着,又是“啪~啪~啪~啪~”女人拖着鞋底拍在地板上。

我转身正欲走出客厅,与女人正脸撞上。女人朝我笑了笑。她不就是那个眼睛不对焦的女人么。她裹着一条浅棕色的浴巾。不用猜,里面肯定是什么都没穿。头发盘在脑后。她看到我,有些意外,两手把裹着的浴巾往胸上面提了提,又低着头朝走廊里面加快步伐。还挂在腿上和拖鞋上的水珠在她身后飞溅。她小跑进左侧的2号房,嘭地一声,关上房门。

这个场景还是我头一会见。平时只见过娘娘身裹浴巾在家里跑来跑去。尤其是在夏天,娘娘图凉快,浑身上下穿个小内裤在家里楼上楼下跑,有时还一丝不挂地跑到后院去晾衣服。我要求她无论在后院做什么,先把衣服穿上,至少套件T恤衫。她说在自己家不用怕,裸奔是给我看。

可是,看见陌生的女人洗浴之后,身裹浴巾从眼前跑过的场面,着实让我需要时间适应。

我继续顺着走廊朝里走。奇怪的是,右侧紧挨着1号房的门上居然是挂着“4”。这个房间号应该是“3”才对。我很清楚地记得,昨晚我走过一遍。右边第一间房正对着客厅,门牌号是“1”。左边第一门房是2号。那“3”号去哪里了?

难道,我看错了。我顺着走廊重新走一遍,特地认清每个门上的号码。左边总共四间房,第一间,就是刚才那个裹着浴巾的女人跑进去的房间,是“2”号;相邻往里面的房间是“8”号;接着是二姐的房间,没有号门牌;最后一间是我住的房间,“10”号。右边总共七间房,除去大门口有一个是小会客厅,还有最后面两个门是厨房和洗衣间,依次是“1”、“4”、“5”、“6”。好奇怪的门牌设置。

我回到4号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房门,没有人开门。我又稍加力度敲了敲,连续敲了三次。听见里面有响动,我把放在门把手正欲开门的右手收了回来。稍等片刻,门开了。一个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的女人打开了门。她揉了揉眼睛,很诧异地表情,只轻声说了句“Hello”,然后看着我笑。

我也觉得尴尬看到她刚睡醒的样子。“Hi,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我能看看你的房间吗?”

“I’m not a Chinese. I’m a Korean.(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韩国人。)”见我张口对她说中文,她那尴尬的表情活像个“囧”字。

真的像个“囧”字呀!仔细看她的脸,四四方方的;再看她的“八”字眉和笑起来弯向两边的眼角,不就是个麻将牌“八万”么。都说韩国整容技术高,她怎么把自己的脸削得像四角分明的行李箱。从额头到下巴尖是一个平面,两侧颧骨到耳朵又是平面,两侧下垂的腮和下巴底部又组成了个平面,这难道不像麻将牌么?而且,而且她还把门只打开和她的脸同样的宽度……

我觉得她的样子太好笑了,又不能当着她的面表现出来。我很平静地慢慢跟她说英语:“I’m sorry to wake you up. Can I have a look at your room? I’m going to do a cleaning soon after. (真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能看下你的房间吗?等会儿我要做个清洁。)”

“Okey. Okey. I worked very late last night. Sorry, I haven’t made up.(好的。好的。昨晚我工作太晚了。不好意思,我还没有化妆。)”她把门开大一些,让我能看到房间里的全貌。

不仅仅让我看到了房间里的布置,她身着宽大睡衣的样子也映入我的视线。灰色睡衣从肩头到膝盖稍稍下面一点儿罩住她的身体,让人看不出她的体型,只是两点激突引导视线隐约判断躲在睡衣里面的两颗硕大的木瓜奶不老实地左摇右晃。她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由于她的房间没有铺设地毯,她两只脚不停地交换着踩着另一个脚面,躲避来自瓷砖地板的冰冷。

我站在门口,快速扫视她的房间,除了没有铺设地毯,其它布置和1号房没有多大区别,一张大床在中央,两侧摆放床头柜,化妆桌和椅子依次靠近门口陈列,还有最里面一层台阶上砌有洗手台和玻璃围起来的淋浴。

“OK. No problem. You can continue going sleeping now.(好的。没问题啦。你可以继续睡觉啦。)”

“OK. OK.”她欠着身体点头鞠躬,晃着木瓜奶,慢慢地把门关上。

我转身继续朝里走,不自觉得感到自己脸有止不住的笑意。路过2号房,我看了看门牌,决定先检查右边房间。于是,我走到5号房门前,伸手去敲门。

“当~当~当~”

没人应?

“当~当~当~”

……

还是没有反应。

可能这个房间里真的没有人。

我握住门把手,试探着转开门锁,再往里轻轻一推。这个房间里漆黑不见五指。我再把门向里开大点儿。一股子恶臭扑在我脸上。这味道怎么奇臭无比,好像是垃圾箱里过期的腐肉。突然我胸口一紧,喉咙堵住了嗓子眼,气血上头,“哇”地一声,扶着门框疯狂干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