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低调入行妓院的第一天

260

我没有回应二姐的话,跟在她后面走出洗衣房。路过厨房的时候,二姐突然把头伸进厨房,扫一眼,马上又急匆匆地朝前门小跑。我也向厨房里探头瞧瞧,原来她刚才是看厨房里的监控显示器。此时,有个穿西装的洋人胖子,一手提了个袋子,一手抱了个盒子,站在前门监控下面。我跟上二姐来到前厅。二姐已经把手按在锁上准备开门。她回头对我说:“你去办公室里等我。”

“哦。”我闪身迈大步躲进办公室,站在办公室的监控下面,只见监控中二姐打开门,听见她笑着问候那个胖子,然后带领着胖子穿过前厅,顺着走廊,在4号房门前停下。4号房门并没有像其他房间那样关着门,而是大大敞开着,阳光穿过房间在走廊上投射出梯形的白色区域。监控中,那胖子比二姐高出半身,全身黑色西装,敞开的西装露出胸前一道白,由于肥胖,他走起路来,不得不左右摇摆,从大腿根到膝盖只乎是粘在一起,只有小腿带着脚向前交换步伐,说他走的是企鹅步,一点儿也不为过。

待那胖子进了4号房,二姐关上房门,转身从走廊奔着办公室而来。她撩了撩太阳穴的头发,把头发架在耳朵上,另一只手紧紧地攥成一个小拳头贴在大腿外侧。看到监控中二姐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我把视线转向她要出现的方向。二姐低着头推门进来,挺着集中面部肌肉的鼻子,用余光扫了我的位置,绕过办公桌,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把攥在手心的一卷钱丢了进去,马上又关上抽屉,一屁股坐进电竞椅,打开只剩半截皮儿相连的文件夹,提笔到半空中,停顿了一下,落笔写了起来。

“你坐啊!”她正写着,头也不抬地对我说。

我正要坐向办公桌对面的破转椅,又听见她张口说:“你坐床上吧。那个椅子坏了,不稳。”她略转下巴,示意我坐在办公桌旁边靠着墙的单人床。

不是吧!椅子坏了不早说。难怪昨晚坐上去“吱~吱~”响。没让我摔下来真幸运啊。

顺着她的示意,我走到床边,坐上去,上下压了压,“这床真结实,居然不响。”我又左右摇了摇。“二姐,办公室里放个床做什么?”

“累了的时候我在这里躺一会儿。”二姐放下笔,合上文件夹,朝我转过来。“今天呢,你第一天上班。你还不知道大院的规矩……”

“大姐跟我说过了。不要跟上班的女生走得太近。不要去招惹她们……”没等二姐说完,我抢了句,看到她反馈的白眼,我马上收声,等她继续说下去。

“大院的价格你还不知道吧。跟糖糖那里不一样。你先看看。”说着,她递给我一张A4纸。

我起身双手接过来,看到那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重复写着一个词“坚持”,“坚持”,“坚持”,……说是练字吧,没有写这么难看的,笔划潦草,并不是在纸张上工整排列,斜着朝着顺手的方向,大大小小,见缝插针似的堆集,像是无聊的时候给自己内心气场打气时随手乱写乱画。而在这张A4纸下半部分只剩四分之一的空间,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半小时120,45分钟180,60分钟220”,从字迹看出执笔人十分着急的情形,快速地在纸上画出的字。尤其是“180”中的“8”,头顶没有封口,写得像连笔的“5”。从“120”到“220”取个靠近中间的数字,我猜那是“180”。

我看看纸,又抬眼看看躺在电竞椅里的二姐。她躺在电竞椅里,双脚交叉点着地,大腿像两只热坏了的棉花糖挤地一起,双手十指相叉放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

我站了起来,拿着A4纸,十分平静地俯视着她走到她前面,膝盖几乎顶到她的腿上。二姐胸前一起一伏地,抬头望着我,疑惑又紧张地极力控制自己的呼吸。

我把A4纸往办公桌上一拍,食指指着中间的数字,问:“这是180?还是150?”

“当然是180。”二姐缓了口气,“打折的时候可以是150。”

“还有打折?”我提高语调问道。

“对。你看这儿。”她提起笔,在阿拉伯数字下面边写边说,“半小时呢,老客可以收100,90也可以。”

“90?”

“对。45分钟,可以收160,150也行。一小时可以收200,190。180也可以考虑。”二姐在第一行的价格数字下面,像挂葡萄一样各罗列一串数字。“有时候呢,我们还有20分钟的客人。20分钟正常收100。老客打折收80。实在不行收60也可以。”

二姐把笔往纸上一压,又躺回电竞椅,往后退到顶住她后面的桌边。

“二姐,你知道我以前是跟着糖糖的。她那里一小时收350,价格咬死不打折。”

“你现在是在妓院,就要按照妓院的价格。收太高没有办法存活。”二姐提高音调摆开准备争辩的架式。

“好吧。”我长叹一口气,看她表现得好像退路以绝,清仓赔本大甩卖。“那女生跟店里怎么分呢?”

“正常价格的话,女生半小时拿80,店里留40;45分钟呢,女生拿100,店里留80;一小时的工,女生拿130,店里留90。”

“打折之后怎么算呢?”

“打折之后,如果半小时我们收了100,女生拿70,店里留30;45分钟收160的话,女生拿90,店里留70;一小时我们收200的话,女生拿130不变,店里留70。如果有更低的打折,我们就跟女生6/4分。女生拿6,店里留4。”

“哦哦。”

“你先熟悉熟悉我们的价格。另外,你还要记住我们这个行业一些术语,比如BBBJ、CIM、COB啊之类的。”看我若有所思的低着头,她继续补充道,“这些都是你要必须掌握的,在妓院行业里,你还很多要学,我会带着你一段时间,让你很快入行。”

说得好像我非要长期驻扎在她的妓院里似的。“二姐,你说的这些,日本AV,老外毛片网上都有。我看过也都知道。不过我有个问题。”估计她看过的毛片还没有我看过的多。我停顿片刻,把自己靠在办公桌边缘,拿起桌上纸,那一堆堆星罗棋布的“坚持”突然间让我意识到什么,但我不想现在过早去核实。我接着说道,“来我们店里的客人都是白人吗?华人和印度人多吗?”

“什么人都有。白人和印度人很多。还有些杂鬼,特别讨厌,钱不多还要讨价还价。”说着,二姐给出厌恶的表情。“对了。你过来。”她从电竞椅上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对面的大立柜前。那大立柜大概一米八高。她打开柜子,只见里面从上往下分三层,每层满满当当地塞着种种杂物。看我还站那儿没动,她又坚持要我过去,“你到我这来。我给你看店里的存货。”

存货?妓院里还要卖货?

我放下手里的A4纸,也绕过办公桌,来到她旁边。

“你看这儿,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是店里供应的。那些女人要用的话,按照这个价格卖给她们。”她指着贴在柜门里侧的一张价格单,又从柜子中间的一层拨弄着里面的一瓶一瓶一盒一盒的东西,“这是漱口水,一瓶10块;这是润滑油,一瓶20块;这是海绵,她们来大姨妈的时候塞在下面的。……”

听着她的解说,我仿佛化身成齐天大圣来到了蟠桃园,遇到园里的土地公公……呵呵~“大圣,这一千株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也天地同寿啊……”

“哎?这个是……”我伸出手进去,指向一个巨大的硅胶假阳具,粗壮、倔强、坚挺地立在里面的角落,肉色的表面纹理如同实物,尤其是那勃起时的青筋暴起的形态,有后羿射日之势,有原子核暴之能。如此巨大超出了我的认知,不由得我多感慨,感到我的小弟弟羞涩地向肚子里缩了回去。

“别动!很脏!”二姐惊呼。

“哦哦。”我马上把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此乃神物啊!若我天生得此神物,呵呵~崇拜的眼神久久落在那里,脑补各种AV画面在眼前刷新。

“这些都是避孕套。5块钱8条。”二姐蹲下去,打开放在下层的几个白色的盒子。“这些绿色的避孕套是大号,粉色的是中号,还有这些黄色的是小号。”她把每种颜色避孕套各取一条拿在手上。每条有三个避孕套连在一起。“她们要买的话,你拿三条大号,三条中号,两条小号。一般小号很少用。中号和大号用得多。你看她们需要什么就给什么。总共给8条就好了。”

“OK。三条大号,三条中号,两条小号。5块钱8条。总共24个。”我从脑补中的AV画面回过神来,重复她刚刚交待的信息。看她还蹲着,衣领从脖子处翻了出来,膝盖把两胸挤出深深的沟,我立马避开眼神,指向左边墙角的另一个立柜,“这个柜子里是什么?”

她把避孕套丢回原处,站了起来,走到我指向的立柜边,拉开门闩,“这里面都是以前不用的东西。”她拉出一个纸盒,里面摞着几个空的档案夹。接着,她把纸盒推回原位,又拉出另一个纸盒,里面放着一摞一摞地用皮筋扎起来的纸卡片,约莫有好几百张。“这是以前店里的出钟卡。司机拿着这种卡去送出钟。结束以后,要把卡片还回来。”

“那现在还能用吗?”

“有几个客人还能送的。”二姐把卡片放回原位,关上柜子,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应该没了。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再问你吧。”我想了想,确实没有什么要搞清楚的。在这个妓院只有一个月的期限,有没有问题以后再说喽。

“对了。我把店里的手机给你交待一下。”二姐说着回到办公桌后面,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两台手机。“这个是以前阿德503的号。”她打开手机解锁,点开微信,把手机递给我。

我跟在她旁边连忙接过手机,了解里面的内容。“现在阿德503还开吗?”我一边用拇指划着屏,一边接着她的话问道。

“503已经关门了。但是这个微信里还有人在问。如果有人问的话,你就说我们已经搬到了堪培拉。”

“关门了!为啥啊!不是做的好好的嘛。”

“你就别管这个了。”她打开另一个手机,也递在我手上。“这个是现在店里的号。电话很多,微信是新号,基本上没有人问。不过微信朋友圈还是要每天更新。”

手机是新款华为。“国产华为,反应速度很快嘛。用起来也顺手。”我拿着手机前后翻来翻去欣赏着国货。

“我让你看内容。别光顾着看手机。”

“哦哦。”我放下新款华为,把注意力拉回到阿德503的手机。这款手机是稍旧的OPPO,屏幕还用着原厂的贴膜,但有很多细小的划伤,显得整个手机屏幕磨花了一般,不过手机操作反应速度还很快。

“卧槽!这里面都是谁啊!”顺着拇指继续翻看手机里的微信,我大声惊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