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飞往堪培拉

100

跟着前面的旅客排队,我眼睛湿润着,左手提着小行李箱,右手攥着机票,站在舷梯中间的位置,控制自己不再转头去看她的身影。我知道她还在站在那里,她要看着我走进机舱。我调整呼吸,眨巴眨巴眼睛,尽力减少眼眶里的蓄水量。

终于挪到了机舱口,空姐微笑着让我出示机票。我把机票递给她,腾出手来揉揉湿润的眼睛,顺便对她说:“The wind is too strong. It blows into my eyes. My eyes go watery. (风大。吹到眼睛里。眼泪都挂不住了。)”我想我的眼睛此时肯定是红的,揉揉眼睛可以多多少少遮掩尴尬。空姐保持着微笑,指向离机舱后门不远的位置,说:“Your seat is on the right. Please put your luggage on the rack. (您的座位在右侧。请把您的行李箱放在行李架上。)”说完,她把机票递给我。“Thank you!(谢谢!)”我道谢转身钻进机舱,朝我的座位走去。

大多数旅客已经就位。我的座位靠近舷窗。我把背包放在地板上,把小行李箱举起来,推进头顶的行李架。行李架上留出的空间正好可以让我塞进自己的小箱子。我关上行李架的盖子,给坐在靠着通道位置的洋人老爷爷说了一声:“Excuse me! (不好意思,借过。)”他手里正拿着铅笔在填写报纸上的猜字方块。他仍底着头,侧身收起两条大长腿,给我留出足够我通过的空间。如果这个洋人老爷爷站起来的话,可能足足有一米九的样子。我挤进自己的座位,一屁股倒在座位上,系上安全带。“Thank you! (谢谢!)”我对他客气道。老爷爷听到点了下头,但没有想理会我的意思,用铅笔在猜字方块的空白地方,轻轻地做记号。

我拿出手机,点开娘娘的微信,“快回家吧。我飞一个半小时到堪培拉。你也要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到家。我们看看谁先到。”

“你到了以后,给我报个平安。”

“必须的。你管好那些猫。我不在家的时候,别让它们在家成精。”

“知道。你要保证跟我每天视频。”

“放心吧。我要关机了。飞机马上就要起飞。”

“好的。那我走了。”

“OK”

飞机的广播响起。机长在广播中向旅客通报行和天气。但我无心去关心他说什么。透过舷窗,我想在飞机后退转向的时候,看看娘娘还在不在那里。果然,白色T恤衫外面敞开着套着一件蓝色牛仔衬衫,那个身影还在落地窗后面。

“娘娘,快回家吧。我看见你了。”我又打开手机向娘娘告别。

“哦。我回家啦。”

我的眼睛又湿润了。

轰隆隆~轰隆隆~飞机已经正对起飞跑道,加大油门,抬起头,一下子离开地面,甩出我眼中的泪水。我转过头,看向窗外。地面不断远离。我伸出食指把脸上挂着的眼泪抹掉。

飞机朝着大海的方向爬高,又倾斜着旋转,掉头飞向陆地的方向,继续爬高,直到根本看不清地面的任何可以辨识的房屋树木,只能捕捉到灯光和黑影。夜色很快包裹住整个世界。 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也很快在飞机后方瞬间消失不见。舷窗外只能看见夜空中的星光,还有地面上游走的灯光。

我有一种感觉,地球在向身后转动,飞机正在努力平稳地穿过地球和星空中间的夹层空间。拉出上帝视角,我,这个生命体,借着飞机的动力,基于时间衡定流动的同时,在三维空间里快速穿梭。古人说地球是方的。有人说地球是圆的。他们说的都不对。地球的形状其实是接近球体。冷却的巨大的岩层包裹住灸热的内核。强大的引力再让外表面包上流动的水层。想想在外太空,一滴晃动着飘浮的水滴,地球大概也是这样一边晃呀一边飘呀,外面再套上一圈厚厚的大气层。此时,我就是在这个大气层中间的平流层里穿梭。

唉!想这么多没用的干嘛。还是好好琢磨琢磨到达堪培拉之后的安排吧。清洁生意可以先放一放。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考虑是否继续涉足这个很有前途的行业。香港妹已经赚够夏天旺季的钱,把按摩店退给了我们。至少还留有一个员工能上班,另外,娘娘也能去照看店里生意。毕竟租金不贵,一天的成本就是一个客户的消费。只要耐心经营,控制支出,即使是寒冬淡季也能多多少少赚点零花钱。

那大姐和二姐处于什么形势考虑让我去堪培拉照看妓院呢?虽说抓住这个契机就是我进入赚快钱的大门,倘若操作稍有失误,不是你让机遇从指尖划过,就是机遇对你回眸一笑。色情行业赚快钱的速度,我在糖糖那里有过切身体会。每天结算的数额都是基于四位数的运算。所以,当娘娘看到了像雪花般飞来的钞票,她默许并且不约而同地和我一起为这个机会筹备整整一年。当她将此事告知了她的父母,也就是我将来的岳父岳母,我真不知道有朝一日,我怎么去面对他们二人。

我之前只见过大姐两次,向她借钱是我策划的一部分,总共两千刀,隔三差五地一百一百地还钱,也是我故意的。这是让她有事想起我必不可少的因素。之后她以债主的身份使唤我为她连续制作两个网站,一个是给她在阿德的暗娼,一个是给堪培拉的妓院,当然她支字不提做网站要付我多少钱,把我当作免费的资源消耗。当然,我也不提制作网站的预算成本,虽然实际上,一个网站的收费少则三千刀,多则无上限,只要让她认为我因为欠钱而不好意思拒绝,多多少少让她尝到点甜头,总会出现一个机会,她会亲自为我打开行业大门。就好比奥德修斯攻打特洛伊,只要踏入城门,想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我说了算。

想法的确很好。还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重大突破,想到的这里,我的小心脏快把胸腔撞破个洞。我伸伸腰,回头看看我后面的座位,是空的。我把座位向后倒下去,脑袋靠在椅背上,调整自己躺着舒服的位置,眼睛斜看着黑漆漆的舷窗外面,什么都看不见,大脑仍旧飞速地闪现放电火花。

迈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尽量小心谨慎,对于此次堪培拉之行,我的担心并不是多余。虽然,我和大姐只见过两次面,她在微信里的语音给我的印象是声音甜美,闻其声之时,脑补她楚楚动人出落大方的样子。见到她本人的时候,她说话的声音和语调不像是本人,我猜平时和我聊微信的另有其人。初次见面,我感觉用半老徐娘来形容大姐真不为过,尤其是她额头上的一剂美容针,让平整的额头高高隆起,不禁让人想起86版《西游记》里,偷了孙悟空兵器的豹子精。后来我每见到哪个女生有类似款型的额头,我都会多嘴问一句:“你是在大安安那里打的美容针吧。”“你怎么知道?!”她们的一致回答一点儿也不令人奇怪。从大姐的言谈举止中, 从她不断整容之后僵硬的好似内嵌面俱的脸上,还有每个举首投足,我看到的就是活脱脱的妓院老鸨从屏幕里跳了出来。那声调,那语气,那眼神,那走路的扭,那坐着的放在腿上的手,我不得不佩服我国老一辈影视艺术家能把荧幕上老鸨这个角色表现地惟妙惟肖。难不成这些艺术家们都去过妓院体验生活。呵呵!此行我就当是去体验生活吧。

轰轰的飞机引擎声,让我睡意上头,可是心跳的速度就像疯狂的V8汽车发动机。我尝试着深呼吸几次调整自己的心率。像我这样从小就是别人家眼里的乖孩子,有谁能想到我会去妓院。就算不是去逛妓院,而是去组织卖淫嫖娼,也会让人感到意外。打死也不能让我父母知道。从小在军区大院里长大,从小学到大学,每年的好成绩都印在父母脸笑上,曾经大学里的团支书、学生会干部,到北京进修心理学,几经周折,终于空降到澳洲学习自己的喜欢的专业,硕士毕业之后,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从事IT服务,开办房地产服务公司和电脑配件经销公司,开三家按摩店,又涉足清洁行业,回顾过去几年的一幕一幕,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神力相助。可是现在呢,我正坐在一架飞往妓院的飞机上。太好笑了,我差点笑出声来,赶紧收起已经扬起的嘴角,转头看看旁边的洋大爷。他闭着眼睛斜倒在座椅上,一只手撑着稍稍后仰的脑袋,嘴巴微张着,一起一伏的肚子让人能联想到他嘴巴呼吸的轻微鼾声。

还有不到一小时,我将到达目的地,妓院!在妓院里,我要怎样做才能找准自己的位置呢?像韦小宝在影视剧那样混迹呢?还是像007,James Bond那样,让自己看起来有型呢?不对不对!James Bond是特工,不是拉皮条的。算了算了,现在脑子里预演的未必就是将要发生的。总之,不要让自己尴尬就行。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舷窗外的漆黑逐渐增多了许多灯光。我调高座椅的后背,直起身子,凑到舷窗上,搜索地面上的灯光。此时,飞机的广播响起。机长在播报我们到达堪培拉的时间和当地的天气。舷窗外有一片灯光越来越近,好像是山的黑影把那片灯光挤成了章鱼的形状。原来堪培拉市区是在几个小山丘中间的低洼地带分布。

飞机的高度在下降,飞机场上的建筑已经清晰可见,寥寥几个地勤工作人员在各种设备之间移动,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轰地一声,飞机触到地面,开始在跑道上划行。

我掏出手机,开机启动,打开微信,点开娘娘的头像,“我到堪培拉了。你到家了吗?”

“没呢。我还在火车上。”

“到哪里了?”

“下站是Mawson Lakes 。”

“知道了。到站以后,还要走一段路回家。天黑注意安全。到家报个平安。”

“知道。”

“我还在飞机上等停靠。等会儿到了二姐那里,我再跟你聊。”

“好。”

飞机已经停稳。周围的乘客开始起身去拿自己的行李。我旁边的洋大爷,站起身子,双手扶着后腰,左摇两圈,右摇两圈,提起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准备排队往机头的方向走。

我还坐在座椅上。等前面的乘客陆续出舱,只剩下不到十人的时候,我才站起来,挪到过道开始取下自己的行李。下了飞机,我顺着指示牌,端直向机场出口大步走去。堪培拉的飞机场并不大。没走多久,我已经到了机场大门口,走向离我最近的一个趴活出租车。司机看到我拉着行李箱朝他走去,从驾驶位下来,打开后备箱,帮我放好行李,示意我坐在副驾驶位。我上车关好车门,系上安全带。司机点开导航,用一口纯正的印度英语问:“Where are you going?(你要去哪儿?)”

“18 Wollongong St. (卧龙岗大街18号。)” 我拿出手机找到大姐发在微信里的地址回答。

“Fyshwick? (菲什维克?)” 司机转过头看着我,棕黑的脸上两只放光的大眼睛把我扫描一遍。

“Yes. In Fyshwick. (对。在菲什维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