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出发前陪伴娘娘最后一夜 和猫小白告别

251

“知道啦!知道啦!就你心眼多。难道姐姐能把我们吃了不成。”娘娘白了一眼,不耐烦地回应的我叮嘱。每当我很认真地嘱咐她在某件事上要有所注意的时候,娘娘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态度反唇相叽说,我想得太多,简直就是多此一举。可是,事情的发生和发展,问题就偏偏出现在我嘱咐她的那些关键点上。到后来,娘娘把搞得一塌糊涂的乱局都甩给我,理直气壮地说,我做男人就要有所担当。

唉!我深深地叹口气,看着满桌娘娘亲手做的美食,有些素然无味。她到是味口极好地品尝自己的厨艺。

“难道娘娘就是我今生的‘劫’?”我拿起桌上的红茶,以茶代酒给自己满上。

“你说对了。你这辈子都离不开我的。我跟定你了。”娘娘像是在向天发誓。“就算我笨,坑你也要坑一辈子。你有啥不满意的。别说你不行啊。”

“你读护理本科的时候,作业是我帮你写;毕业论文也是我帮你完成;你实习的时候,我每天早上4点起床开车三个小时送你去实习医院,晚上十一点才能回家;你的毕业典礼,我关张当天店里的生意,特意跑去你的毕业典礼会场给你拍照;遇到事情就说“我不行”。作为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我假装厉声反驳。

可是屡次为她救场,已经让我身心疲惫,只为当初给她许诺,苦苦支持到现在,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会把我们的小日子过得风风火火。我已经习惯了和她的种种不测风云,每天晚上睡觉都必须祷告同一内容,“幸好娘娘今天没有给我惹事!明天她可千万别再给我惹出什么事端!”

“你是我男朋友就应该给我写作业。我让别的男人给我写,你敢同意吗?”如同往常,娘娘总要给自己占个理儿。“男朋友就不应该跟女生计较,更不能跟女朋友讲道理。”

“对!对!对!娘娘说的都对!行了吧。吃完饭,我们上二楼,床上我再跟你计较,行不行!”我咧嘴嘿嘿笑着说。

“就你那两分钟,今晚要是少于十五分钟,以后你就别回来了。”娘娘假装堵气地朝我吼道。

“怎么可能少于十五分钟?!”我也假装跟娘娘抬杠,“来!我定个一小时闹钟,现在我们就上楼。”说着,我拿起手机设置了六十分钟的闹钟,站起来,把椅子往后推,一步迈到娘娘身前,双手提起她里面空荡荡的睡衣衣领。娘娘顺从地也站了起来,就像第一次我把她揽进怀里那样,害羞地低下头。我蹲下身,一手揽住她的小蛮腰,另一只手从她的双腿猛地抱起。

娘娘的两只胳膊环抱着我的脖子,把脸紧紧地贴在我的下巴,娇声地说,“轻点儿!刚吃饱,别吐出来了。”

娘娘没有前特凸后特翘的体型,一米六的个儿,体重不到100斤。我来个公主抱一点儿也没有问题。就这样,在一群猫儿注视的眼光里,我把娘娘抱上二楼卧室。我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娘娘的双手还没有从我的脖子上放开,反而抱地更紧,直到我亲吻她微张的双唇。一阵激情的热吻,我的舌尖和她的小舌头缠斗着。我们都在享受着软软的湿湿的挑逗快感。我又开始亲吻她的耳根,用舌尖开始挑逗她软软的耳根。她“啊”地一声,继续享受着快感的愉悦。我又从她的耳根开始慢慢地转移到的脖子,尽情地吮吸来自她二十三岁富有弹性的肌肤的体香。娘娘闭着双眼,“嗯”地一声,让我继续接下来的步聚。

我把娘娘的睡衣推到她脖子下面,她没有戴胸罩,露出两只小白兔。我一口含住左边一只头头疯狂地吮吸着,用手轻捏右边的那一个,直到右边头头硬硬地挺起,我又换到右边疯狂吮吸。我感觉自己脸火热地在她两只小白兔之间摩擦。娘娘迎合着把胸高高挺起……

事毕。

经过一次彻底地深入释放,我喘着气,平躺在娘娘身边,还在坚挺着。娘娘侧过身,一只乳房挤压着我的胳膊,把一只手搭地我胸前,膝盖顶着我的擎天柱,埋怨地说:“一小时没有到。你的闹钟还没响。”接着又幽幽地补了一句:“唉!很失望。感觉还要我自己找。”

我侧转过身,面向她,一只手抱住她的背,把脸埋进她的两只小白兔里,说:“我抱你一会儿,等会儿就去收拾行李箱。你要不要先去洗澡。”

只抱一会儿会儿,叮咣~叮咣~楼下发出碗盘碰撞的声音。我抬起头,从娘娘光滑的背上向卧室门口看。刚才我抱娘娘上楼的时候,我没有关卧室门,没有注意几只猫跟着跑了上来,有的横躺在门口,有的卧在我放在地板上的行李箱,还有一只在用爪子拨弄娘娘的卡通拖鞋。刚才发出的声音肯定是留在楼下的小猫偷吃我们剩在桌上的菜。

我爬起来,穿上睡衣,踩上拖鞋往楼下走。娘娘抬起头问:“你去哪儿?”

“我下楼去收拾餐桌。小猫可能会把碗碟打翻。”我一边说着,一边蹬蹬蹬地跑下楼。

听见我下楼的声音,几只小猫迅速从餐桌上跳下去。没看见它们在餐桌上偷吃的样子,单单只见那黄色的、白色的、毛绒绒的黑色的尾巴,我就知道偷吃的少不了黄色的“呆萌”,白色的长尾巴的“小狐狸”,还有贼头贼脑的“毛毛”。我把桌上猫猫还能吃的食物都倒在它们的饭盆里,剩下的全部丢进垃圾箱,把碗筷杯子放进洗碗槽,戴上塑胶手套,喷一些洗涤剂在水槽里,打开热水阀,冲洗餐具。

看着那些还围着饭盆抢食吃的猫子猫孙们,我用意念给它们传达一条信息:“你们这些猫崽子们,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镇得住你们。别趁着我不在家的时候抓破沙发,偷偷地在墙角尿尿。要是娘娘举报你们,等我回来,我挨个点名收拾。”

突然觉察到有一对猫的目光从鞋架上注视我很久了。哦!原来是小白,这群猫崽儿们的祖宗。小白,今年才三岁,已经当猫奶奶了。小白是一只曼岛短尾猫,不像一般的猫有长长的尾巴。她的尾巴像一个勾,从屁屁上面打了个弯,所以,小白跑起来像兔子在奔跑。据说曼岛短尾猫是具有高智商的猫品种,小白可以算得上能够和人沟通的猫。她是被一个要回国的女留学生送我到家里。还记得那是个雨夜,一个女留学生在微信群里询问“谁能临时收养她的小白猫。有偿!”正好这条信息刚跳出来,被我看到。那时我还单身,我说我可以帮她照看这只小猫,直到她再回到阿德。没想到,当晚,她和朋友驱车一个小时来到我家。我出门去接她们。她打开车门,把小白塞进我怀里,交待几句,匆匆忙忙地走了。那时小白才几个月大,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它扑在我怀里,眼巴巴地看到我。从那时起,我把小白养在家里。有时,早上起床在家里到处找不到小白,于是我站在阳台上向周围喊,“小白,快回家吃饭啦。”然后,只见一道白影从邻居家院子的角落蹿了出来,绕过长长的围墙,跑过半条街,停在阳台下面,抬头朝我“喵~喵~”地叫,好像在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快回家吃饭。”我命令她赶紧回家,转身就回到房间。小白自己会跳进后院,通过后院开着的窗户跳回家里,坐在饭盆前等她的食物。

不知不觉,小白已经陪伴了我三年。那个女留学生再也没有出现把她接走。要是真把小白接走,我可是一万个不舍得。在这三年里,我每天下班回家,走到家门口,总能看到小白坐在门廊等我的身影,风雨无阻。有时候,趁着我躺在沙发上小睡,小白把肚子紧贴在我的头上,前爪和后爪分别搭地头两侧,像一顶帽子似的。

小白要是修炼五百年化作人形肯定是个大美女。等到小白成年不久,整个街区的公猫都成了她男朋友。每到夜里,我总能听到有公猫在我家周边发出各种“喵~喵~”的猫语,那是叫小白出去玩。有时候,有公猫们为了小白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在夜色笼罩的街区,那个撕心裂肺的惨叫呀!

后来娘娘刚刚搬进我家的第一个星期,小白生小猫儿了,这下子打开了生小猫儿的快乐猫生。一只猫变成了四只,然后是十只,中途我把几只送给了阿德微信群里的朋友们,紧接着,又是猫生子,子生孙,直到我有十五只猫实在送不出去了。娘娘爱心泛滥,担负起抚养猫儿们的责任。

这个时候,小白刚刚做完绝育手术,自个儿找个舒服地儿躺着休养。它抬头一直看着在厨房洗洗涮涮的我,好像在问,“咋!要出远门啦?不管我了是不?”“怎么会不管你呢!出远门赚钱给你和你的儿孙们买猫粮!”我用目光回应它。

小白那对像灯泡的眼睛还在看着我,勾起来像小绒球似的尾巴抖动两下,“你说话要算数。我等你回来!”

“放心吧!你在家里管好你的猫子猫孙,就算给我帮大忙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